观看记录 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    • 明星

    仳离女带娃嫁小8岁男生,为恋爱拼命生下孩子,现在全家陷进恶梦

    2020-07-24 11:41:45 图片 699阅读

    “我爱老公,如果能为老公生一个孩子,我愿意拿命去赌,可是如今,孩子是有了,但一家人的命都要耗没了!可我不能眼瞅着我儿子,左一声妈,右一声妈的在那儿喊着,我不给他治啊!当初是我拼命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,虽然给他的都是痛苦,但他只要一天能睁开眼睛,我就得陪他一天!”今年36岁的曲慧看着病床上才9个月大,就被病魔折磨得毫无生机的儿子,她虽憋红了脸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但泪水还是夺眶而出。

    2017年时,33岁的曲慧偶然认识了25岁的男生张羽,两人都是东北人,还一见钟情,很快就确定了恋情。或许是彼此都遇到了真爱,尽管曲慧离过婚,比自己大8岁,而且还带着一个女儿,张羽还是义无反顾地想和她结婚。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,张羽不顾父母的反对,曲慧也不在乎世俗的眼光,两人在2018年年底结婚了。婚后,曲慧一直都想为张羽生一个孩子,但由于身体原因医生不建议她生产,曲慧决定用自己的生命去赌一把,虽然她赌赢了,但却让全家人都陷入了噩梦……

    病床上,子轩身上扎满了针,连着监护导线的他蜷缩成一团。因为饱受治疗的折磨,在睡梦中他长长的睫毛仍挂着泪珠。子轩虽然不明白,在生命之初他是如何登场的,但曲慧忘不了2019年10月22日为了让这个小生命降临,她的子宫被切开,失血近10000毫升,她体内的血,换了三遍。采取了一切保守性方法,仍然没有效果。

    在几次失去意识后,她被迫切除了子宫,那才彻底锁掉出血点。手术后,她吸了四天四夜的氧气,近一个星期才能走几步路。“我记得医生说就差那么一点,我就没了,如果当初死神带走了我,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”曲慧说不下去了,跑到洗手间捂着嘴难过大哭。

    “姑娘,终止妊娠吧!你的子宫内膜太薄了,否则……”刚怀孕时,医生就警告过曲慧。“我愿意用命去赌,别和我老公说,我对他已经亏欠得够多了。”曲慧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医生的提议。

    “我是二婚,老公比我小8岁,没有感情经历的他为了我已经受尽了家人的白眼和斥责,我不能再让他的人生不圆满!”二婚的曲慧为了回馈丈夫张羽的爱,倔强地豁出性命赌上了自己。在被推进产房的前一秒,她还偷偷塞给医生一张纸条:“如果发生意外,不管任何人说什么,都要抱住孩子,一定记得,要保住孩子。”(您可以点击照亮大病孩子的前路】进入腾讯公益乐捐进行了解帮助)

    曲慧侥幸地在鬼门关口历尽千辛万苦走了回来,看着老公张羽抱着跌跌撞撞才来到世间的儿子,寸步不离地守在自己床边,她看着襁褓中的儿子,曲慧觉得用自己的苦难换来这个小生命很值得,她觉得她们以后的生活肯定是幸福的。可期盼有多高,痛苦的深渊就有多深。

    子轩在出生28天时,突然高烧不退,除了眼睛之外,子轩的鼻子、牙龈都有出血。皮肤呈现出骇人的青紫色的瘀斑。除此之外,子轩还出现了“尿血”的症状。突如其来的一切让曲慧和张羽手足无措,他们急忙带着子轩去医院,可却没有医院敢接收,他们一家家医院的转诊,一分钟都不敢胡思乱想,一分钟都不敢停留。

    厚厚的病历本上印满了当地各个医院的盖章,他们却仍没清楚子轩的病因,最终医生建议他们去沈阳盛京医院。她和丈夫的心里慌得很,从辽宁营口鲅鱼圈到沈阳3个小时的路程,看着襁褓中烧得没力气哭闹的子轩,曲慧想不通,她拼死才把子轩带到这个新世界,可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生命在自己的指缝间流逝,她感觉子轩的生命就如空手捧水。

    到了盛京医院急诊科,曲慧把病例递给医生,医生告诉他们需要做一个基因检测进一步确诊,曲慧和张羽一头雾水地抽了血就拿去化验。“为什么发烧要查基因?”“基因和发烧有什么关系?”“为什么孩子生病要抽我们的血?”张羽和曲慧心里藏着无数的问号,她们仿佛觉得生活被一团黑云笼罩着。

    漫长的陪床治疗,子轩一天天的好转起来,也逐渐消除了曲慧和张羽心中的雾霾。一个多月后,子轩的病情稳定,被告知可以出院了,令人诧异的是,一个月的治疗费用竟然高达20多万,这让生活拮据的小夫妻不仅花光了自己的积蓄,而且还背上了很大一笔外债。“孩子没事就好”张羽和曲慧被折腾得筋疲力尽,无暇去思索这其中的异常。

    回家后的第十天左右,他们接到了沈阳盛京医院打来的电话,说孩子的基因检测报告出来了,检测报告确诊孩子得的是家族性嗜血细胞性淋巴组织增生症3号,简单说就是嗜血综合症。光听这个名字,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,医生告诉他们“这种疾病病发迅速,随时会危及生命,如果不移植,这个病的存活率一般只有半年到一年时间,如果要治疗,治疗费用大概100万左右。”对张羽和曲慧来说,这简直就是一张死亡判决书。

    一切来的是那么得猝不及防,曲慧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那一刻,她觉得无形之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掐着她的脖子,让她难以呼吸。一向冷静的张羽,眼泪也如决堤般地往下流。100万对他们来说是几辈子也见不到的天文数字,父母年迈,家里所有的开支仅靠张羽几千元的工资苦苦维持,单是确诊加维持治疗,张羽就已经背负了10万的外债,这条路还没开始走,她们就已经被迫停滞不前了。

    可是看着床上扑腾着的小腿、嘴里不停“嘤嘤”喊着的,像是在反抗命运的小人儿,放弃的念头瞬间又被冲为了泡影。“救,一定要,我不能看着他离开,他是你用命送给我的礼物!”张羽抹去曲慧的眼泪,坚定地说。

    子轩确诊后,曲慧一天比一天绝望。一方面是因为孩子的病情,但更可怕的是筹钱时来自亲人的指责和抱怨。医生说,可能是孩子父母一方带有致病基因,只不过,在大人身上是隐性的,到了孩子这里就表现了出来。

    一时间,曲慧成了众矢之的,大哥大嫂还有一些她甚至没见过面的亲戚,阴阳怪气地在她面前指指点点胡乱猜测:“肯定是她的原因才让孩子得了这个病”,“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妈的,这下可好,害苦了孩子”,“她肯定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她前夫抛弃的”,“老张家真是倒霉透顶了,遇到这个丧门星”……愿意借钱的寥寥无几,曲慧反而一下子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。

    “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现在生了病,她比谁都心痛,可那些人,是我的亲人啊,没有雪中送炭就算了,还在她伤口上撒盐……”张羽得知曲慧遭受冷言后,很是心疼。“我不会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,我一定要把儿子的病治好,因为我知道只有儿子好了,她才有幸福的后半生。”张羽选择独自扛下“筹钱”这个崩溃又焦灼的难题。他卖掉了老家的房子,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贵重物品,再也没有变卖的东西后,张羽选择变卖劳动力。

    今年28岁的张羽每天要打三份工,早上天不亮就起床去工地搬水泥,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,晴天时,尘土飞扬、骄阳似火;雨天时,泥泞不堪、污水四溢。每天下午5点后,他再骑着买的二手电瓶车去送外卖,风里来雨里去,有时候电梯坏了,他要一口气爬二十多层楼,全身汗湿也来不及换衣服,常常工作结束时已近深夜12点,他便蜗居在工地打游戏直播赚钱,循环的生活,游戏直播对他来说就是休息。

    破旧开缝的衣服,没一点荤腥油水的馒头加榨菜,穿烂了的鞋子,以及脸上没洗干净的污迹和沾满灰尘的头发,他曾连续27小时没有睡过觉,他用疲劳来麻痹生活的苦难。

    2020年5月20日雨夜,张羽在送外卖的路上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说“子轩持续几天高烧不退,曲慧抱着子轩说不想活了,怎么都拉不住,你快回来吧!”。得知这个噩耗,他心急如焚地送完手里最后一单赶回家,他害怕失去老婆孩子有个万一。

    因为大雨糊住了眼睛,他碰上了一辆私家车,私家车车主要求他赔偿4000元,他知道是自己的过错,他就拿出手机双手颤抖着,把自己近一个月的工资都转给了车主,他绝望大哭,他后悔地拍打着血肉模糊的膝盖,“我没用,我要让媳妇和儿子跟着我受这么大罪!我没用啊!”独自抵抗生活千军万马侵袭的他,这一刻绝望得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。

    张羽顾不上被雨水浸湿的衣裤,也顾不上胳膊和膝盖被刮伤的伤口,他赶回家好说歹说才安抚好绝望的妻子。他们紧急把子轩送到了医院,医生告诉他们:“孩子必须得移植,否则肯定没有活下去的希望!”

    看着被推进监护室、仍喃昵着“妈妈,妈妈”的子轩,曲慧再一次崩溃了“让我用我的命换他的命吧!”曲慧不顾劝阻地冲到窗口,因为没有钱给子轩治疗,她想用自己的生命作为筹码,来赎回死神口中叼着的子轩。一次次地拉回,一次次的寻死,最终医生只能给她服用镇定剂。

    因为子轩生病,再加上愧疚和压力,曲慧患上了重度抑郁,每天她不是崩溃大哭,就是默默流泪,她喃昵最多的就是“对不起老公,对不起儿子。”她就几乎每天晚上都做噩梦,总是梦见子轩被死神叼走。曲慧本想用自己的生命给老公赌一个完整的人生,可是却没想到赌来的却是地狱般的生活。

    曲慧觉得自己是一个犯了大错的人,她说“如果能换回子轩的重生,就是要我的命,我毫不犹豫地给!”张羽说,“只要能护儿妻周全,我愿出卖我10倍的劳动力和尊严,10倍不够百倍也行。”他们都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让年幼的儿子早日康复。(图文/丫丫 编辑/朱忠勋)

    病魔无情,人间有爱!如果您愿意帮助小子轩重获新生,可以点击照亮大病孩子的前路】进入腾讯公益乐捐进行爱心捐助,也可以打开微信-支付-腾讯公益-搜索“照亮大病孩子的前路”项目进入腾讯公益乐捐,感谢您的大爱。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图文时代”(tuwen207)看更多内容。

    点此返回资源网

    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图  -  神马爬虫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图  -  必应爬虫

    about999@yandex.com   icp123

    © 2020 www.achayy.cn Theme by 阿茶影院